喜高科技-ag8网址

专业文章

胎儿大小与最终身高


时间: 2018/12/4 17:32:02 浏览量:591 字号选择: 分享到:

j karlberg and zc luo

department of paediatrics,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ar, pr china

acta paedistr 89:632-636, 2000.


摘要:

现已完全清楚,某些成年疾病,例如心血管疾病,可能是胎儿期预先程序化的。但是尚不清楚最终身高是否可以由胎儿生长来预测。在一项基于人群的研究中,足月健康婴儿纵断组群(n=3650)由出生追踪至成熟。分析2807名有出生身长、最终身高和父母身高数据儿童的出生至18岁身长或身高及其变化。结果清楚地说明出生时身长与最终身高相关。以标准差分值(sds)来说,在最终身高时,出生时身长与平均数差值的平均数显著下降,但仍可见出生时的相同次序。如果以相对于参考标准平均数的差值(cm)来分析,出生时身长差异大致稳定地达到最终身高。例如,在出生身长平均数上下5cm的婴儿,也以最终身高平均数上下约5cm结束生长。父母身高-个体最终身高遗传潜力,对出生后身高的生长有强力影响,但在相同父母身高中值组,相对于出生时身长平均数的差值保持不变而进入成年期。

结论:

本研究揭示,胎儿线性生长的趋势持续进入成熟期。胎儿生长是出生后生长的显著预测因素,最终身高依赖于胎儿生长的大小和身高遗传潜力,并在一定程度上由胎儿生长所预先程序化。acta paedistr, 89:632-636, 2000.

关键词:出生身长, 生长模式, 身高


最近胎儿生长和出生时大小的长期影响吸引了许多的关注。小于孕龄儿出生儿童的生长障碍和随后的成年矮身高风险大7倍。许多成年人的疾病,例如高血压和糖尿病可能由于子宫内生长延迟而在胎儿早期程序化。以前这一领域的研究集中在身体和精神健康方面,在出生时与正常大小的婴儿进行了比较。但尚不清楚最终身高是否由胎儿生长所预先程序化。本文探索出生身长预测出生后生长和最终身高的可能性,检验最终身高是否为胎儿生长所程序化。


方 法

数据来自瑞典哥德堡1992年中学最后年级的纵向人群研究,其细节已在其它文章中所报告。本文为具有出生至最后年级生长数据的3650名足月健康瑞典儿童。在学校中,使用经过校准的harpenden测量计,以标准的方法测量体重和身高,请父母报告目前的身高和体重,并签署知情同意书。前1年身高增长<0.5cm,并在最后一次测量前至少2年达到了身高速度高峰,确定为达到最终身高。所有最终身高作为18岁时身高,为分析的结束点。某些儿童在其它年龄上达到了最终身高,例如19岁或20岁,就以相同结束点的最终身高代替18岁时的身高。以父亲和母亲身高的平均身高为父母身高中值。排除无出生身长、最终身高或父母身高的儿童,因此在最后的样本中包括了2807名儿童。


所有身高数值转换成标准差分值(sds)和厘米分值(cms),表示为与参考标准平均数的身高差值。身高参考值(平均参考和sd参考)取自相同的瑞典人群。身高sds和身高cms计算公式为:

身高sds =(身高测量- 平均数参考)/sd参考

身高cms= 身高测量-平均参考


一定时间间隔内身高sds或cms的变化为△身高sds或cms。以父母身高中值的线性函数计算靶身高,并也转换为sds表示。身高sds的差(diff)为身高sds与靶身高之间的差值。


使用t经验来检验两组间的差值,并检验单组与平均数0期望值的差异。使用方差分析检验多组平均数之间的差异。应用相关分析评估两变量之间的关系。使用多元回归评价出生时身长、体重指数(bmi)和靶身高对不同年龄间隔身高变化的影响。使用sas软件进行所有的统计和绘图。


结 果

表1列出了以出生身长分组的最终身高sds、父母身高中值sds、靶身高sds和最终身高sds差值(diff)。出生身长最矮的儿童有显著较低的父母身高中值(r=0.22, p<0.001)、较矮的靶身高(r=0.22, p<0.001)和较矮的最终身高(r=0.40,p<0.001)。


表1列出了以出生身长分组的最终身高sds、父母身高中值sds、靶身高sds和最终身高sds差值(diff)。出生身长最矮的儿童有显著较低的父母身高中值(r=0.22, p<0.001)、较矮的靶身高(r=0.22, p<0.001)和较矮的最终身高(r=0.40,p<0.001)。


身高sds差值也与出生身长正相关(r=0.34, p<0.001);出生时较大的儿童倾向于达到高于靶身高的最终身高,反之亦然。最终身高与出生身长sds之间的线性相关r2为0.17(p<0.0001),父母身高中值sds与出生身长sds之间为0.05。


根据身高sds数值,出生时矮的儿童在生命的头6个月中表现出较大的△身高sds(r=-0.51,p<0.0001),由出生至18岁的身高sds总增长也较大(r=-0.63,p<0.0001)(图1)。出生身长低于-2.5 sds与高于2.5 sds儿童之间的平均差值为5.5 sds,而最终身高平均差值为1.6 sds(p<0.001)(表1)。出生时矮或高的儿童在生命第一年的生长趋向靶身高sds;身高sds差值(身高sds与靶身高sds相比)迅速减小(图1)。但是,与高身长的新生儿相比,矮新生儿的身高sds差值仍然较低(表1)。


表1.png

图1.png


但是,当我们使用身高cms表示出生后生长时,赶上生长和赶下生长有完全不同的表现。图1中的2个图的比较清楚地说明了这个问题。在生命第1年,平均身高sds迅速接近0线,两极端出生身长组的表现更加明显。身高cms值也有类似的迅速变化,但不同出生身长组的平均cms值在儿童期和青春期再次分离。基本上,可以说出生时cm的差值与18岁时最终身高平均差值相关(p>0.05),在最终身高时仍然可见出生时以cm表示的身长不足。例如,矮出生身长组(<―2.5 sds)0-18岁的平均身高增长为2.2 sds(p<0.0001),或0.60cm(p>0.05)。最高出生身长组(>2.5sds)0-18岁的平均身高增长为-2.4sds(p<0.0001)或―1.6cms(p>0.05)。在生命的头2年内,矮婴儿的身高cms增加,高婴儿的身高cms降低,而在此后身高cms则表现出相反的变化。结果,不同出生身长组之间最终身高cms差值与出生身长cms差异相似。对于出生时矮的儿童,虽然在生命头2年中赶上生长,但在18岁时平均身高差值仍然为负值,即仍然低于靶身高。


图2为6个出生身长sds组(<―2, ―2, ―1, 0, 1, >2)由出生至18岁的平均身高sds和cms的变化轨迹,根据父母身高中值可以分为3个亚组(<―0.5, ―0.5~0.5, >0.5)。为了每亚组有充足的样本大小,我们以1sds间隔对出生身长sds分组。图示清楚表明,不同父母身高组儿童的生长模式是不同的。例如,出生身长低于―2sds组儿童,当父母身高中值在>0.5sds时达到的平均最终身高在0以上,但是当父母身高中值在<―0.5sds时最终身高低于―1sds。在生命头2年,出生时身高cms差值减小,但此后再次增大,不同亚组的最终身高cms的差值仍然近似相同。


为了评价遗传身高潜力(靶身高)、出生时身长和bmi对不同年龄间隔身高sds和cms增长的影响,应用多元回归分析系列数据(表2)。出生身长sds与除8~18岁之外的所有年龄段的身高增长显著负相关。0~0.5岁年龄间隔中出生身长的负相关系数最大。所有年龄间隔的靶身高与身高sds的增长正相关。0.0~0.5岁和8.0~18.0岁年龄间隔中,出生时的bmi与身高增长正相关,在0.5~1.0岁年龄间隔中为负相关,其它年龄间隔中无显著性相关。由出生至18岁的全部生长期中,仅出生身长sds和靶身高sds与△身高sds显著性相关。


在比较中,也应用多元回归分析了测量数据对身高cms增长的关系,其结果与对身高sds的分析一样,仅出生身长和靶身高是全部生长期身高cms增长的显著性地预测因素。但是模型仅仅解释了出生至18岁身高cms增长总体变异的32%。


讨论

胎儿生长可能编制了许多长期生长结果的程序,例如糖尿病和高血压。我们发现,甚至在考虑了遗传身高潜力的情况下,人群最终身高仍然保持着出生身长的厘米差异。


就我们所知,尚无研究报告大组群样本出生至最终身高全部生长期的数据。我们的研究系列来自出生至发育成熟的纵向生长人群研究,这一人群的生长长期趋势几乎达到了稳定状态,是检验人类自然生长模式的理想样本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根据所使用的单位不同,即sds或cms,出现了不同的表现模式。两出生身长极端组之间,出生身长sds的差异达到了>5.0 sds以上,但是在最终身高时减少到了1.6 sds。如果我们使用cms,不同出生身长组在达到最终身高时仍然保持着出生时的身高差异。在生命的第1年,sds和cms呈现集中的趋势,此后仅cms表现出离散分布。大部分的赶上生长和赶下生长出现在出生后的第1年。

 图2.png

表2.png

身高的遗传潜力通常由父母身高中值表示,是最终身高的重要决定因素。虽然出生大小本身与父母身高中值相关(r2=0.05,很小),但在相同父母身高中值组内(在类似的遗传背景下),出生身长是出生后生长潜力的重要指征(图2)。此外,相对于靶身高来说,出生时身长是预测最终身高的重要因素。虽然小于孕龄儿出生的儿童在2岁以前可能经历赶上生长,但通常不能达到靶身高;相反,虽然出生身长高的儿童在2岁前经历了赶下生长,但所达到的最终身高通常高于靶身高。


出生身长和靶身高是小于孕龄儿出生后赶上生长的重要指征,出生时小的身体由出生时持续到儿童期,但在青春期生长阶段并无重要性。显然,高身高的父母的儿童,或是靶身高较高的儿童,在任何生长期中身高都增长。


出生时的营养状况-成比例的或不成比例的-是否对出生后身高生长有重要影响,仍然是存在争论一个问题。某些研究者报告,小于孕龄儿出生儿童的bmi与出生后身高赶上生长相关,也有作者报告无相关。我们发现bmi对于儿童期生长阶段的身高增长无重要影响,婴儿期bmi与身高的相关不一致,在0.0~0.5岁与身高增长正相关,但在0.5~1.0岁与身高增长负相关。有趣的看到,出生时bmi对青春期生长阶段的身高增长有正向的显著性影响,即出生时bmi大的婴儿有较大的青春期生长突增,反之亦然。


应当注意到,我们未区分出生小的和真正遗传潜力小的婴儿。虽然身高是多基因性状,但是尚不清楚有多少对基因或等位基因调节表达,对这种多基因性状还没有可靠的直接基因分型方法。目前,我们还必须以父母身高中值作为身高遗传潜力的代表,但是我们必须要谨慎使用,因为某些父母可能因他们生长期中外在影响的生长障碍而矮小。如果在将来的研究中我们能够有确切的基因型数据,那么将有更强的说服力。


结论,胎儿大小对后来的生长有重要影响,出生时矮必然损害了生长的潜力。在达到最终身高时,仍然大致保持着出生时大小的厘米差异,但是以sds表示则减小许多。胎儿生长是出生后生长的显著预测因素,最终身高依赖于胎儿生长的大小和身高的遗传潜力。


返回列表
"));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