骨龄鉴定-ag8网址

资料文献

预先给以培维索孟(pegvisomant)的gh(生长激素)刺激实验


时间: 2021/5/8 9:53:06 浏览量:8 字号选择: 分享到:

前言

    通常根据gh(生长激素)分泌刺激试验确定儿童gh(生长激素)缺乏的诊断。但因缺乏不同年龄的血清gh水平的标准数据,使用了人为的阈值水平(7-10ug/l之间),所以这种诊断总有些模凌两可。不同药物刺激试验都有较差的再现性,正常儿童出现许多假阳性反应。刺激试验的可变性可由营养状况的差异、刺激试验前的gh分泌方式、不同gh测定方法有不同准确度来解释。

    禁食似乎有助于减少假阳性反应,因为在igf-i合成削弱时能够迅速刺激亲躯体细胞的分泌,因而降低igf-i负反馈。igf-i直接抑制gh的合成和释放。培维索孟(pegvisomant)是一种gh受体拮抗剂,能够有效地降低肢端肥大症病人和健康人的igf-i水平,可能阻断gh跨血脑屏障的传递机制,从而减少gh(生长激素)对下丘脑的负反馈。因此,为了消除矮身高儿童gh(生长激素)刺激试验中经常出现的假阳性,我们研究了阻断gh(生长激素)受体的可能性。

病人和方法

    在开罗ain shams大学儿科系门诊选择了21名身高生长速度下降或未下降的身高<-2 sd的儿童(8男,13女)。4名儿童有子宫内生长延迟,1名受累digeorge综合症和心脏畸形。三名病人已诊断为拌发的继发性甲状腺机能减退,但在研究时甲状腺机能正常,在以l-甲状腺素替代治疗。生活年龄为5.7±0.7 (1.0–14.5)岁,骨龄为3.7±0.60 (0.2–10)岁,身高sds为–3.7±0.26 (–6.8至-2.1),bmi sds为 –0.97±0.41 (–7.1 至 0.1)。所有儿童的发育在青春期之前,生长学和临床数据见表1.


研究设计

    整夜禁食后,在8.00和9.00之间儿童进入医院。记录身高体重,计算身高生长速度(根据6个月的跟踪),进行标准的l-多巴胺刺激试验:口服500 mg/1.73 m2体表面积,在0,30,60,90,120分钟取血样,测量gh(阶段1)。也应用基线样本测量igf-i。在试验结束时,皮下注射1mg/kg剂量的培维索孟。培维索孟剂量选择依据以前正常受试者的研究。3天后,受试者再次来到医院,重复进行l-多巴胺试验(阶段2)。在注射培维索孟后无任何不利事件出现。血清在-20℃储存,备测。

    仅对在阶段2中有正常gh峰的儿童进行了追踪。在8名gh峰<10ug/l的受试者中,4名又进行了氯亚定(clonidine)刺激实验,证实ghd。对于拌发继发性甲状腺机能减退的3名儿童,认为不必要额外gh刺激试验,开始gh治疗,出现了适当的生长反应。第四名病人(21号)仍然未开始gh治疗,其身高速度sds为-4.1,有力提示了ghd。经磁共振成像(mri),继发性甲状腺机能减退的3号病人有垂体发育不全表现。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了研究方案,并告知了所有病人父母,都同意参加研究。

测定方法

    使用特异的双位荧光免疫方法,两次测定每样本血清gh(生长激素)浓度,在50000ug/l浓度下这种方法与培维索孟无交叉反应,不会导致阳性或阴性的偏差。测定方法的校准剂为22 kd rhgh。测定批内和批间变异系数(cv)范围分别为4.25%至6.5%,6.2%至8.7%。

    为了比较,第一阶段的样本也应用化学发光免疫方法测定gh。测定的灵敏度为0.01ug/l。在gh水平2.6-17ug/l之间,批内和批间cv分别为4.2%至6.6%和2.9%至4.6%,

    以免疫放射方法测量血清igf-i,批内和批间cv分别为3.4%和7.1%,灵敏度限度为2.6nmol/l。根据elmlinger et al使用该分析方法所报告的标准数据计算igf-i sds。

统计分析

    数据以平均数±标准差(范围)报告。配对t检验估价第一和第二阶段之间的变化。在确定数据正态分布后,计算pearson系数分析变量之间的关系。所有的分析以spss统计程序进行,p<0.05为统计学显著性水平。

结果

    培维索孟处理后的基线gh水显著较高,2.0±0.62 (0–10.6) 与5.6±1.70 (0–28)ug/l, p < 0.001,平均增长3.6±1.84 (–9至27.84) ug/l。培维索孟处理前、后l-多巴胺刺激试验后gh峰水平分别为6.2±0.91 (0–16.5)ug/l和15.3±2.28 (0–45.5)ug/l,p < 0·001(图1,表2),平均增长9.1±1.84 (–0.5至36.2)ug/l。在l-多巴胺试验中曲线下gh面积由13.4±1.73 (0–33.5)增加到 32.5±4.58 (0–88)ug/l,p < 0.001,增加的平均数为19.1±3.72 (–2至65.5)ug/l。igf-i平均数和sds分别由75.3±37.4(25–172)ug/l和–1.75±0.23 (–3.75至0.34),下降到48.4±21.2 (25–92)ug/l和–2.65±0.23 (–5.48至–0.82), p < 0.001(图1)。在一次剂量的培维索孟后,igf-i下降的平均数和sds分别为26.9±23.2 (–2.2至86.7)ug/l和–0.89±0.15 (–1.92 至0.48)。个体igf-i和gh变化见图2。有趣的是,尽管5名病人在第二阶段中血清igf-i水平无变化,但gh峰值增长。


    研究发现,在基线gh、第二阶段gh峰和auc gh值与igf-i变化之间无相关。△gh峰和△igf-i sds之间相关(图3),但未达到统计学显著性(r 2 = 0.18; p = 0.0534)。两阶段的比较揭示,在所研究的21名病人中,第一阶段表现出低于正常gh峰的10名(48%)病人gh分泌正常,8名(38%)低于正常峰值的病人未发生变化,而在第一阶段表现正常分泌(gh峰> 10ug/l) 的3名病人(14%)在第二阶段中仍然正常。在2个试验阶段gh反应均不足的病人中,第一阶段的最大gh峰值为7.25(0-7.25ug/l)。

    为了校验gh试验结果在临床中的准确性,我们比较了他们的身高生长速度和igf-i水平。将受试者分为培维索孟后gh分泌正常组(组a)和持续低gh峰组(组b),以及完全正常组(组n),分别在图4和图5绘出身高生长速度和igf-i水平。

    各组间生长速度明显重叠(图4)。但值得注意的是组a,所有儿童的身高生长速度> 0 sds,其gh分泌正常;而组b所有病人身高速度sds都小于-1 sds。在图5中,报告了3组个体的igf-i sds,组间也有明显的重叠,差异无统计学显著性。

    为进一步验证组a儿童有正常gh分泌的假设,对他们进行了追踪。这些儿童生长正常,身高生长速度sds为0.77±3.02 (–1.73至8.64) (表2),因而证实了gh试验结果。1号病人有极高的身高生长速度( 8.64sd,表2)是由于其生长延迟,在15岁时进入青春期发育期,因而解释了根据生活年龄计算出的高身高生长速度sds。


讨论

    本文首次报告,在评价gh分泌储备前,预先使用gh受体拮抗剂-培维索孟的动态gh刺激试验。我们的结果证实了目前检测gh缺乏的药物刺激试验的局限性。因而,通常使用一次以上的刺激试验以减少错误诊断gh缺乏的可能性。另外,也有人估价自然gh分泌(12或24小时),但因结果不一致,其局限性和gh刺激试验类似,也受到了同样的批评。而且,后者诊断过程需要住院、费时、费用高,因此,所有的医院中心都未使用。

    为了克服部分问题,已经采用了gh分泌控制机制的药物处理。大部分gh分泌增强剂,例如β-肾上腺素能受体拮抗剂-心得安和精氨酸能够降低促生长素抑素能的抑制,而禁食减少了igf-i的抑制反馈,但在儿童难以达到长时间禁食。

    在本研究中,我们检验了预先给以培维索孟,利用它降低igf-i的作用,减轻对下丘脑的负反馈,是否能够消除假阳性gh分分泌不足的诊断假设。我们检查了21名矮身高儿童,18名(85%)在第一次l-多巴胺刺激试验中gh反应不足(<10ug/l),其中的10名(55.5%)在预先给以培维索孟后gh分泌正常,而在其余的8名证实了低gh分泌。有趣的是,5名病人的gh峰变为正常,而血清igf-i水平未改变,提示培维索孟可能不仅通过减少血清igf-i水平,而且也通过减弱gh自动反馈来增强gh的分泌。

    于是,我们观察了gh试验结果与身高速度和igf-i水平的关系。在组间存在身高速度的重叠(图4),但所有身高速度>0 sds的儿童gh分泌都正常,而甚至在预先应用培维索孟后的gh峰<10ug/l的病人,身高速度都下降(<-1 sds)。这似乎证实了预先给以培维索孟试验的准确性。另一方面,igf-i无益于预测持续低gh分泌的病人,因为组间的重叠过大(图5)。这种现象反映了igf-i依赖于营养因素、肝脏功能等,因而限制了在个别受试者igf-i诊断ghd的预测价值。本研究结果提示,预先给以培维索孟可以准确估价内源性gh分泌,这一点似乎得到了第二阶段持续低gh分泌病人的低生长速度,以及追踪培维索孟后gh反应正常儿童所看到的正常身高速度的支持,这就提示了这些儿童的生长仅暂时受到了损害。此外,gh分泌未能正常化的所有病人都存在额外的ghd特征,例如,再次的阳性gh刺激试验,继发性甲状腺机能减退或mri上的下丘脑-垂体部位结构变化。这似乎都说明了该试验的高度特异性。

    但是,应当看到本文药物刺激试验,不能由普通gh测定方法所分析所搜集的血清样本,而是需要特异选择的对野生型hgh有高亲和力的单克隆抗体,与培维索孟完全没有结合的相互作用。在靶向比拟自然gh序列修正药物的抗原表位的基础上,在100以上的抗-hgh抗体中选择出了这些抗体。

    我们观察到,在预先给以培维索孟后未达到gh>10ug/l的受试者,在第一次刺激试验中的gh峰都为<7.25ug/l。使用本研究测定方法的7.25ug/l对应于化学发光测定方法的6.3ug/l。因此,由实践应用的观点来说,在使用化学发光方法时,可能6ug/l的gh水平是gh缺乏诊断的界值点。

    但不要忘记,ghd的诊断不仅要考虑生化试验,也要考虑到临床病史和生长学标准、其它垂体缺陷、igf-i水平和下丘脑-垂体异常mri表现。

    总之,本研究说明预先应用1mg/kg的培维索孟有益于评价gh分泌储备。但在该方法能够推荐为ghd常规诊断方法之前,尚需进一步的研究。在将来的研究中应当估价预先给以培维索孟后,应用其它对gh分泌刺激更强的刺激药物对gh分泌增长的影响,例如,itt、氯压定和胰高血糖素。


【喜高科技】业内骨龄评价专家、专业骨龄研究科技机构及ag8网址-ag真人试玩网址应用服务商!


热门文章推荐

矮小症儿童第一年生长激素反应:身高速度目标—来自于国家协作生长的研究

如何诊断和监控中枢性性早熟


参靠文献 略

 


返回列表
"));
网站地图